Voyage Eyes

小時候

Small MejSmall Me8j小時候,舅父有一部單鏡照相機。

我想當年的男生懂攝影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而我和姐姐自然成了他的練習對象,當然,他比較喜歡拍會擺姿勢的姐姐。我愛跑來跑去,他難而捕捉準確的焦點;所以,翻看小時候的照片,我的身影基本是消失的,即或偶爾有一張,焦點也是模糊的。這是我對攝影的第一個印象。

第一次觸摸相機應該是小學畢業的時候。同學有一部全自動菲林傻瓜機,大家都爭相為對方拍照留念,我也有機會親手掌機,按下快門,拍下第一張照片。然,當時拍了誰卻完全想不起了。中學畢業後,進入了電影學院繼續學業。那時,學院為電影攝影專業的學生提供了兩個硬照攝影課程:初級及中級攝影。為了做功課,我又有機會借用學院的Nikon FM2, 然,求學時期的我只專注著電影攝影的研習,硬照攝影只是當作其基礎輔助,說不上真正有興趣。

Namc53jmej畢業後入行的頭三年,我依然沒有把硬照攝影當作藝術創作。第一次自己買的相機是數碼Nikon coolpix, 當年也要6千多元。後來,幹影視製作的年頭愈多,愈覺其對視覺的乏善可陳。雖然,我有不少影視作品均於海外影展中獲取攝影獎項,但,依然無法改變行業的常規。攝影只是影視行業的其中一環,往往只是服務故事及製作人,攝影在行業裡的生命力很低!然,我覺得攝影應擁有其獨特的藝術生命。

2008年開始,透過硬照攝影的創作,我在2011年辦了第一個攝影展;2012年又辦了另一個iphone <地下情>攝影展及紀實照片聯展。10月,還有作品於「香港國際攝影節」展出。今年我更與本地三位攝影師創立了「現在攝影」組織,旨於進一步普及攝影藝術。近日,我也重投菲林的懷抱,希望從中有所領悟。

對於攝影創作,我有以下幾點慨念。放下數碼與菲林的爭論,放下器材先行的錯慨念,不要麻目追求高科技,選擇適合自己的攝影機。即使一部輕巧的小DC也能拍出綺麗驚艷的作品。只要能拋下包伏,不斷拍攝,不停拍攝,每天像打獵般主動出擊,運用搶拍、預想及等待的技巧完成作品。作品自會有所提升,說不定還會升華至作品集。

通過創作和相展的經驗,我悟得攝影技巧是應該潛藏在作品內的。一幅有技巧無影像內容的照片只會是一幅沒有感覺、失掉靈魂的硬照。現在有不少專業攝影者都愛用iPhone 創作, 這正說明有一定閲歷的攝影師,都願意拋開所為的專業技巧,把攝影回歸到最基本:就是內容、主題和故事。

(*本文刊於數碼相周出版之刊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