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age Eyes

  • Small Mej
  • R0015558
  • R0015389
  • 169640_10150992623116030_1911974257_o
  • R0013541

Latest

小時候

Small MejSmall Me8j小時候,舅父有一部單鏡照相機。

我想當年的男生懂攝影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而我和姐姐自然成了他的練習對象,當然,他比較喜歡拍會擺姿勢的姐姐。我愛跑來跑去,他難而捕捉準確的焦點;所以,翻看小時候的照片,我的身影基本是消失的,即或偶爾有一張,焦點也是模糊的。這是我對攝影的第一個印象。

第一次觸摸相機應該是小學畢業的時候。同學有一部全自動菲林傻瓜機,大家都爭相為對方拍照留念,我也有機會親手掌機,按下快門,拍下第一張照片。然,當時拍了誰卻完全想不起了。中學畢業後,進入了電影學院繼續學業。那時,學院為電影攝影專業的學生提供了兩個硬照攝影課程:初級及中級攝影。為了做功課,我又有機會借用學院的Nikon FM2, 然,求學時期的我只專注著電影攝影的研習,硬照攝影只是當作其基礎輔助,說不上真正有興趣。

Namc53jmej畢業後入行的頭三年,我依然沒有把硬照攝影當作藝術創作。第一次自己買的相機是數碼Nikon coolpix, 當年也要6千多元。後來,幹影視製作的年頭愈多,愈覺其對視覺的乏善可陳。雖然,我有不少影視作品均於海外影展中獲取攝影獎項,但,依然無法改變行業的常規。攝影只是影視行業的其中一環,往往只是服務故事及製作人,攝影在行業裡的生命力很低!然,我覺得攝影應擁有其獨特的藝術生命。

2008年開始,透過硬照攝影的創作,我在2011年辦了第一個攝影展;2012年又辦了另一個iphone <地下情>攝影展及紀實照片聯展。10月,還有作品於「香港國際攝影節」展出。今年我更與本地三位攝影師創立了「現在攝影」組織,旨於進一步普及攝影藝術。近日,我也重投菲林的懷抱,希望從中有所領悟。

對於攝影創作,我有以下幾點慨念。放下數碼與菲林的爭論,放下器材先行的錯慨念,不要麻目追求高科技,選擇適合自己的攝影機。即使一部輕巧的小DC也能拍出綺麗驚艷的作品。只要能拋下包伏,不斷拍攝,不停拍攝,每天像打獵般主動出擊,運用搶拍、預想及等待的技巧完成作品。作品自會有所提升,說不定還會升華至作品集。

通過創作和相展的經驗,我悟得攝影技巧是應該潛藏在作品內的。一幅有技巧無影像內容的照片只會是一幅沒有感覺、失掉靈魂的硬照。現在有不少專業攝影者都愛用iPhone 創作, 這正說明有一定閲歷的攝影師,都願意拋開所為的專業技巧,把攝影回歸到最基本:就是內容、主題和故事。

(*本文刊於數碼相周出版之刊物)

免費報紙

R0015558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免費報紙成了這個城市的必需品,更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排隊取報成了老人們晨早的工事。

今早為了拍攝一場老人取報的場景,劇組混在新浦崗大有街派報現場。輕飄飄的免費報有價,老人家無收入,靠收集報紙秤重賺取少許生活補貼。過百老婆婆老公公冒雨輪候一天兩輪的派報。不少老人家反覆排隊,卻被排報工人謾罵及拒絕再發報。派報工人更玩弄派報時序,偏偏要在雨勢最大的時候派報,令情況更混亂。

一位老婆婆對我們說,每天都來排隊,每天都被派報工人玩弄。一些上班一族更無恥,完全不理會長長的人龍,伸手在隊頭索取免費報紙。

我們的城市病了,且病入膏肓。

 

24小時麥當勞

上環荷李活華庭對面的24小時麥當勞,晚上十時多,一個老婆婆徘徊在售買食物的收銀處,臉上掛著憂愁的老樣,口邊唸著唸著。

她要了一杯白開水,再回頭問坐著一旁的菲傭要開水嗎。接著婆婆走近菲傭,詢問她孫女什麼時候下班。11時30分吧,菲傭回答,婆婆不悅,說「太晚了,她只得13歲,不能這樣子工作,太危險了…」見菲傭無言,婆婆又向經理發嚕囌,經理很有禮貌的表示,已提早讓其孫女下班 ,她已在更衣。同齡的女餐務員們取笑經理被婆婆不停責問,婆婆又反駁,說孫女只得13歲,入世未深。她們告訴婆婆,其孫女已滿16歲, 然而,婆婆還堅持己見。
在雙方爭論之際,菲傭指著剛換回校服的孫女,她怒氣衝衝,走到婆婆面前表示不滿,口裡一直唸著:「什麼面子也被你丟光了。」
三人離去,留下一份矛盾而悲傷的「親情」。

「現在攝影」@香港國際攝影節2012

「現在攝影」一個由攝影者與被攝者,共構的最好時光。

「現在攝影」繼7月於佔領中環展出作品,9月成為本地第一個被清場的攝影展,連同佔領中環一同消失於地球村上。四位現在攝影師,將於10月20號,再次發揮創意,打造全新慨念的展覽,並於香港國際攝影節2012中展出。

事次展覽於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辦,中庭三層內牆的展區,將展示「現在攝影」的28幅巨型照片。這些無法解釋的霎時衝動,紀錄了城市角落的倒影,有帶著挑釁的,有充滿鄉愁幽默的,有工整花俏的,還有追求自然純樸的。

PHOTO NOW has been exhibiting at Occupy Central in July and in September it became one of the first local exhibitions to be cleared out along with Occupy Central. The four photographers from the exhibition on October 20th, will once again display their creativity, showcasing a exhibition with brand new ideas at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festival 2012.

地點/Location
九龍白田街30號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Jockey Club Creative Arts Centre
30,Pak Tin Street, Shek Kip Mei, Kowloon

開幕/Opening
14:00, 20/10/2012

展期/Date
20/10/2012-13/11/2012

時間/Time
1000/2200

Contract: 60153046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hotoNow2012

Canon C300 拍攝技術概論

是次選用Canon C300 EF mount 攝影機,並配合蔡司定焦鏡及Canon變焦鏡,拍攝<私隱何價>電視劇集,並從中獲得了寶貴的經驗,以下是選用原因及技術概論。

當初選擇C300的原因,是它的設計及畫面質素,恰巧彌補了本台Sony ENG HDCam 缺乏景深的缺點,而它並非5D DSLR 的進階。C300是一部真正具有電影級數的攝影機 (當然未能與Arri Alexa 及 Red相比,兩者的價錢已反映了技術的差異)。

C300機身設計輕巧,操作系統貼近電影攝影機,手持及置於雲台上進行拍攝,均無須外置支架。它的Super 35mm 感應器配合機身多角度旋轉LCD monitor,其解像度極高,有助準確調節焦點。兩個XLR 專業audio 輸入,收音師更可實時監聽,節省了前期及後期的工序。HDSDI輸出能配合專業的監視器,有助導演及燈光師判斷畫面。C300去除了Rolling Shutter 及Jelly Effect 的缺點,使攝影師能充分發揮,拍攝快速而流的畫面。

值得一提的是其Custom Picture Setting,其Canon Log setting擁有18級光暗對比寬容度,給予攝影師更多的空間,設計更豐富多變的場景;而Canon Log 於後期調色方面,貼近RAW格式,為後期製作提供了更多的色彩及光暗調配選擇。在是次拍攝中,由於考慮了本台沒攝影師調色的工序,故本人並沒有完全使用Canon Log,只選取了其Gamma 及Color 設定,其他則作個人設定。利用這個方式,保留了最多層次的畫面資訊,又不致畫面過於平調,於後期調色時只需做微量的光暗對比及色彩調配,即可獲得相當不錯的畫面。而使用全Canon Log 時,畫面質量更高,同時提高了後期的複雜性。


另外C300在感光度方面,絶對超越其他機種,它的原廠設定為ISO850度, 是寬容度最高的設定,下至ISO100度,相對暗部並不理想,而上提至ISO1600-3200度,粗微粒開始浮現,但接近傳統菲林有排序的跳動,而畫質依然相當有層次。C300的最高ISO為20000度,非常適合低光拍攝,同時高感光度,亦有助提高景深的質量,不致於過份虛散,焦點也較易掌握。

C300使用雙CF card,作為記錄載體,以MXF格式記錄4:2:2的影像。由於它採用Super 35mm感應器,並非全片幅系統,雖然減低手動對焦的難度,卻同時陪增了鏡頭的公率,這是它的一個缺點。然,Canon 提供了EF 及PL 兩種主流接環,合供過百款鏡頭選擇,加上自主研發的全新電影鏡頭,針對高端用家的需求,無疑増加了C300的可能性。

C300另一個缺點就是沒有高速拍攝模式及RAW格式。其後,繼C500將彌補其缺點,新增4K RAW格式及120格高速拍攝,進一步貼近超高端攝影的規格。

綜合上述慨論,C300適合拍攝劇集及非新聞性的記錄片。配上EF 接環的Canon 鏡頭,它輕巧靈活,配用PL接環鏡頭及其他配件,它又能提供電影級數的專業操控。然而,本人並不建議購買C300,因應未來電視業的新發展,高速拍攝格式,已是大勢所趨。我建議測試Canon C500 及Sony FS700,兩者均具有高速拍攝工能,在影像質素、工能、後期製作及價格上,均符合電視製作的需求。

現在貧窮

活在貧窮社會,誰能窮得快樂?

什麼"堅尼系數"?什麼"零點五三七"?什麼"貧富懸殊"?
量度貧窮的指數只是一堆抽象、冰冷的數字,呈現不了活在貧窮線下「慳得一毫得一毫」的悲情!

全球化加速了資本主義的惡性競爭,迫使貧窮成為現代城市的必然產物。從前的獅子山下,大抵只要安份守己,努力學習工作,就能脫「貧」。然,今天富裕的人口多了,社會的怨氣卻也深了,不單貧富懸殊加據,中、下階層均找不到向上游的機會,莫非得逆來順受?

現在的「港式貧窮」,就是活在貧窮、而不能樂在貧窮嗎?

 

1. 重建。貧窮

攝於觀塘重建區內,看見的是巿建局辦公室和原有社區的倒影,看不見的是老人的悲情,巿區重建到底是消滅貧窮?還是製造貧窮?

 

2. 童眼

他的眼神,滿是希望?還是絶望?

 

3. 貧窮多國度

香港低下階層的一個少數族群,稱得上是「新移民」。油麻地果欄外,南亞裔小孩樂活自由,臉上掛著純真的「天真」。

 

4. 我的血汗,我的生活

用血汗換來的,在今天的香港值多少錢?脫貧靠血汗?

 

5. 活在貧窮線上

攝於前皇后碼頭的廣場,露宿者難得的一片天與地;然,資本主義追求的綽越「A」字,依然要踐踏他。

 

6. 看不見的貧窮

油麻地彌敦道路段,女子穿梭於人群中。她,右手紅膠袋,左手黃色人造皮袋,驟眼難以分辯她的階層,卻突顯「貧窮」在女性身上的矛盾。

 

7. 怎推也推不倒命運?

她無法攞脫命運的消磨,仍在社會的最底層。她的餘生,也將如此?

 

8. 失衡的資源分配

我們的社會資源被一群小圈子支配,傾斜向地產財團;假若情況惡化,今天,人人爭著在車廂內一根柱佔一把手,明天,可能就變成一個人吃人的社會。

 

9. 路有凍死骨

他餐風飲露,心裡惶恐不安,睡著也潛意識地交叠雙手在胸前,多點安全感。

 

10. 快樂暑假

一個炎熱而快樂的暑假,即使屋邨小孩們沒有遊學的機會,然,一家人守在一起,簡單的遊戲已足夠忘卻貧窮,樂透一個下午。

 

現在攝影師

Nick Poon

潘以正,中學時拿了他爸爸的 Nikon F2 ,開始迷上 攝影。由九十年代到大學畢業到投身廣告,這興趣便漸漸給遺忘了。直至三年前一個偶然機會,他拿著傻瓜相機在街上逛了整個下午,為的是工作上需要拍一些廣告 牌作參考,但卻意外地將幾個陌生人拍了入鏡,從此便喚醒了這久違了的興趣。除了在八十年代參加過一個攝影文憑課程外,他的街頭攝影也算是自學的。現在他每 天都會走到街上拍攝,最初拍的都是 沒有特設題材的街頭攝影 ,直至近幾個月,才開始為一些特定題材紀實,例如捕捉草根階層的面容。除了日常的攝影,他也和 Secret Tour Hong Kong 合作舉辦 Photowalk,這是一個持續性的活動,目標是把街頭攝影文化融入本地特式旅行團。

«囚»
選擇囚這個字,貪其繪形同時亦繪義,這可能是作為一個攝影者的執意。人從出 生,已無可選擇地被重重圍困,為地域所困,為國所困,為城為家所困,為姓氏性別身軀面貌膚色所困,為金錢物慾所困,為信念信心信仰所困,為時代歷史未來所 困,為自尊所困,為情所困。猶其生於香港,居是在斗室,忙是為呎租,身和心都層層密密被堵住, 陷於囹圄之中 ,沒有一點透氣的窗洞。這,難道是身為人的唯一入口?

 

Kwan Kam Cheong

直接拿著相機走入城市穿梭於人群和大街小巷,“收集”能觸動自己的𣊬間,在進行“收集”的時候,你不能預知下刻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就好像小時候走上陌生的街道探險的心情,充滿不確定和隨機性,與本來毫無關係的人和物,透過相機和它們產生一點點的連結和回憶,或許這是“街頭攝影”令我著迷的的原因。

«黑夜之城»
也不知什麼原因,很喜歡在夜間進行“街拍”,或者日間和夜間城市所產生的強烈反差和入黑後的城市充滿可疑、複雜、混沌和性感……這些因素都是引領著我走進街道深處,像是進行一次充滿剌激,不確定和隨機性的旅程,這樣的攝影方式是我很喜歡。

 

Lai Yat Nam

2002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其後,加入香港電台電視部任職攝影師,參與不同類型的劇集製作 。他擔任攝影指導的 《獅子山下.再見石硤尾》,獲得「2007 芝加哥國 際電視節」(Chicago International Television Awards) 最高榮譽 ﹣「最佳攝影獎雨果銀獎」。

2007年底完成的短片作品《幻之光》,入選2007香港同志電影節。2008年初,他參與由香港藝術發展局及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合辦的【第三十二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第三屆鮮浪潮短片競賽】,並憑作品--《散不散》,獲評審團特別表揚獎。以西瓜為主題的攝影作品《教我如何不想她》嘗試探討戀物與厭物間的關係,2011年於藝穗會展出。2012年初台灣總統選舉期間,利用Hipstamatic智能手機攝影程式拍攝的《台北奏鳴曲》,入選了”Adventures in HipstaLand” 攝影計劃。而賴憶南的全新專題攝影《地下情》,希望透過新媒體展現街拍攝影技藝的新態度,年初於 Photoblog Gallery展出 。

«地下情X地上情»
香港的城巿網絡,由地上地下的夜迷宮編織而成。垂直縱橫觀看,我們的城巿如同三文治,生活在如此狹窄密集空間,無論是那一個階層、那一種背景、是五十歲還 是十五歲,在中環上班或者在旺角留連,沒有人可以逃避這個大時代的巨輪,更沒有人可以逆轉時光!唯有攝影能留住一剎一刻,定焦人物的「情」,交織出一張又 一張的照片。
年初,我辦了「地下情」相展,今次藉著「現在攝影」聯展,給了這批相片第二次生命;它們將結合「地上情」重生,呈現我們的城巿迷宮。

 

Manson Wong

80後, 香港出生, 曾於澳洲旅居五年, 大學多媒體設計學士畢業, 愛黑膠,愛睇 live,愛音樂, 工作以外視攝影為 Second Life, 堅持菲林拍攝, 自學沖晒, 以麥烽, 布烈松,森山大道為學習對象, 主力紀實攝影,將一切能預視快將被摧毀的用膠卷記下來. 現主理GeeZeR pHoTograpHy, 以推動本地Street Photography 文化為己任, 另為香港著名攝影網站DcFever 之blogger , 被評為資深達人。

«在流刑地»
在後殖民時代的交叉點, 答允的自主權下是擁抱更好的生活嗎?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