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age Eyes

  • Small Mej
  • R0015558
  • R0011139
  • R0010385
  • apocalypse-now-14-g

Latest

小時候

Small MejSmall Me8j小時候,舅父有一部單鏡照相機。

我想當年的男生懂攝影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而我和姐姐自然成了他的練習對象,當然,他比較喜歡拍會擺姿勢的姐姐。我愛跑來跑去,他難而捕捉準確的焦點;所以,翻看小時候的照片,我的身影基本是消失的,即或偶爾有一張,焦點也是模糊的。這是我對攝影的第一個印象。

第一次觸摸相機應該是小學畢業的時候。同學有一部全自動菲林傻瓜機,大家都爭相為對方拍照留念,我也有機會親手掌機,按下快門,拍下第一張照片。然,當時拍了誰卻完全想不起了。中學畢業後,進入了電影學院繼續學業。那時,學院為電影攝影專業的學生提供了兩個硬照攝影課程:初級及中級攝影。為了做功課,我又有機會借用學院的Nikon FM2, 然,求學時期的我只專注著電影攝影的研習,硬照攝影只是當作其基礎輔助,說不上真正有興趣。

Namc53jmej畢業後入行的頭三年,我依然沒有把硬照攝影當作藝術創作。第一次自己買的相機是數碼Nikon coolpix, 當年也要6千多元。後來,幹影視製作的年頭愈多,愈覺其對視覺的乏善可陳。雖然,我有不少影視作品均於海外影展中獲取攝影獎項,但,依然無法改變行業的常規。攝影只是影視行業的其中一環,往往只是服務故事及製作人,攝影在行業裡的生命力很低!然,我覺得攝影應擁有其獨特的藝術生命。

2008年開始,透過硬照攝影的創作,我在2011年辦了第一個攝影展;2012年又辦了另一個iphone <地下情>攝影展及紀實照片聯展。10月,還有作品於「香港國際攝影節」展出。今年我更與本地三位攝影師創立了「現在攝影」組織,旨於進一步普及攝影藝術。近日,我也重投菲林的懷抱,希望從中有所領悟。

對於攝影創作,我有以下幾點慨念。放下數碼與菲林的爭論,放下器材先行的錯慨念,不要麻目追求高科技,選擇適合自己的攝影機。即使一部輕巧的小DC也能拍出綺麗驚艷的作品。只要能拋下包伏,不斷拍攝,不停拍攝,每天像打獵般主動出擊,運用搶拍、預想及等待的技巧完成作品。作品自會有所提升,說不定還會升華至作品集。

通過創作和相展的經驗,我悟得攝影技巧是應該潛藏在作品內的。一幅有技巧無影像內容的照片只會是一幅沒有感覺、失掉靈魂的硬照。現在有不少專業攝影者都愛用iPhone 創作, 這正說明有一定閲歷的攝影師,都願意拋開所為的專業技巧,把攝影回歸到最基本:就是內容、主題和故事。

(*本文刊於數碼相周出版之刊物)

免費報紙

R0015558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免費報紙成了這個城市的必需品,更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排隊取報成了老人們晨早的工事。

今早為了拍攝一場老人取報的場景,劇組混在新浦崗大有街派報現場。輕飄飄的免費報有價,老人家無收入,靠收集報紙秤重賺取少許生活補貼。過百老婆婆老公公冒雨輪候一天兩輪的派報。不少老人家反覆排隊,卻被排報工人謾罵及拒絕再發報。派報工人更玩弄派報時序,偏偏要在雨勢最大的時候派報,令情況更混亂。

一位老婆婆對我們說,每天都來排隊,每天都被派報工人玩弄。一些上班一族更無恥,完全不理會長長的人龍,伸手在隊頭索取免費報紙。

我們的城市病了,且病入膏肓。

 

現在貧窮

活在貧窮社會,誰能窮得快樂?

什麼"堅尼系數"?什麼"零點五三七"?什麼"貧富懸殊"?
量度貧窮的指數只是一堆抽象、冰冷的數字,呈現不了活在貧窮線下「慳得一毫得一毫」的悲情!

全球化加速了資本主義的惡性競爭,迫使貧窮成為現代城市的必然產物。從前的獅子山下,大抵只要安份守己,努力學習工作,就能脫「貧」。然,今天富裕的人口多了,社會的怨氣卻也深了,不單貧富懸殊加據,中、下階層均找不到向上游的機會,莫非得逆來順受?

現在的「港式貧窮」,就是活在貧窮、而不能樂在貧窮嗎?

 

1. 重建。貧窮

攝於觀塘重建區內,看見的是巿建局辦公室和原有社區的倒影,看不見的是老人的悲情,巿區重建到底是消滅貧窮?還是製造貧窮?

 

2. 童眼

他的眼神,滿是希望?還是絶望?

 

3. 貧窮多國度

香港低下階層的一個少數族群,稱得上是「新移民」。油麻地果欄外,南亞裔小孩樂活自由,臉上掛著純真的「天真」。

 

4. 我的血汗,我的生活

用血汗換來的,在今天的香港值多少錢?脫貧靠血汗?

 

5. 活在貧窮線上

攝於前皇后碼頭的廣場,露宿者難得的一片天與地;然,資本主義追求的綽越「A」字,依然要踐踏他。

 

6. 看不見的貧窮

油麻地彌敦道路段,女子穿梭於人群中。她,右手紅膠袋,左手黃色人造皮袋,驟眼難以分辯她的階層,卻突顯「貧窮」在女性身上的矛盾。

 

7. 怎推也推不倒命運?

她無法攞脫命運的消磨,仍在社會的最底層。她的餘生,也將如此?

 

8. 失衡的資源分配

我們的社會資源被一群小圈子支配,傾斜向地產財團;假若情況惡化,今天,人人爭著在車廂內一根柱佔一把手,明天,可能就變成一個人吃人的社會。

 

9. 路有凍死骨

他餐風飲露,心裡惶恐不安,睡著也潛意識地交叠雙手在胸前,多點安全感。

 

10. 快樂暑假

一個炎熱而快樂的暑假,即使屋邨小孩們沒有遊學的機會,然,一家人守在一起,簡單的遊戲已足夠忘卻貧窮,樂透一個下午。

 

深圳創意文化藝術區

深圳是「A貨之城」,想信大家都認同,她亦是我國的「設計之都」,但深圳有個像北京798一般的文化藝術優閒區 ,恐怕不是太多人知道,甚至有些人會覺得不可思議 ,就讓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個藝術區。南山區位於深圳西陲 ,面向深圳灣,整個文化藝術區由「OCT-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OCT當代藝術中心」、「何香凝美術館」及「歡樂海岸」組成。當中以「OCT-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規模及生態最具特色。

OCT-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位於深圳華僑城原東部工業區内,共分南北兩區。目前進駐區內的創意機構近30家,包括藝術、設計、傳媒、廣告、攝影、文化等創意單位:OCT当代艺术中心、世紀鳯凰傳媒、鴻波信 息、高文安設計、香港PAL設計、都市實踐設計、大地建筑事务所、聚城藝術、F8 時裝攝影、聶風設計工作室、精英設計制作、國際青年旅舍等。創 意園北區在2007年啟動,並將進一步影響城市創意和生活創想。

前往參觀華僑城 LOFT,最好在每月第一個週末,漫遊一連兩日的「 T街創意市集」,巿集有學生、潮人擺檔賣自製精品,甚至由香港、上海、北 京遠道而來賣本土設計T-shirt、布公仔、手製皮包等。

何香凝美術館是中國第一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國家級美術館,也是繼中國美術館之後的第二個國家現代博物館。美術館座落在遊 人如織的深圳華僑城,西臨世界之窗,東倚錦繡中華,北面連接深南大道。

OCT當代藝術中心(OCT-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是中國目前唯一一所國家級非牟利性的當代藝術機構,於2005年1月28日在深圳正式成立,目前在上海、北京兩地均設有分展區。

而OCT歡樂海岸,聽說投資了30億,打造集生態旅遊、文化創意、濱海休閒及時尚娛樂於一體的公共休閒空間。雖然有點像個加大版的科學園,仍然有其吸引力。歡樂海岸內有華僑城濕地公園,歡樂海岸購物中心及中影集團全國最大旗艦IMAX影城,區內採用開放式設計,沒有圍墻,更不收取門票。

究竟 是「A貨之城」?還是「設計之都」?或是「創意文化園」?深圳南山區,確實展現了深圳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第一城的創新魅力。

*交通:乘港鐵落馬洲支線,過境後轉乘深圳地鐵前往僑城東站,再乘的士,五至十分鐘即可。
建議參觀路線:上午可先行參觀何香凝美術館及附近的藝術沙龍,中午到OCT歡樂海岸午膳, 飯後可於園區
內散步。下午再前往華僑城創意文化園,參觀巿集及藝術中心後,可於園區內 享用下午茶或晚膳。

普立茲獎攝影師黃功吾(Nick Ut)

普立茲獎攝影師黃功吾(Nick Ut)

Blogger: Lai Yat Nam

看著這幀名為《火從天降》的越戰照片,或許你們與筆者均有相同的經驗,對這幅照片似曾相識,誰拍的?相中的女孩現在怎樣?照片有可義意?它對現代有可提示?這張被譽為提早結束了越戰的照片,就是出自美國攝影家黃功吾之手,那一年,他只有22歲。

談起美國攝影家黃功吾(Nick Ut),知道的人並不多,他1 9 5 1年出生於越南,1 6 歲起就為美聯社拍攝照片。筆者嘗試從Youtube尋找黃功吾的錄像,收獲並不多,但提及他那張與越戰相關的《火從天降》,恐怕無人不知。

現年63歲的黃功吾住在美國洛杉磯的華人區,依然手持相機,堅守他新聞記者的職務為美聯社工作。他幾乎什麼都拍,而戰爭,他已幾乎不拍了。「我已經厭倦了戰爭了,不想再去了。現在的戰爭報道越來越難了」黃功吾說。去年6月,他捕捉到明星希爾頓被勒令重回監獄服刑時在車裡痛哭的一刻:「我很幸運,拍到了她在車子裡哭的照片,在35年前的幾乎同一天,我拍攝了小女孩潘金淑,他們説那天是我的幸運日。」

1972年6月8日,越南戰爭已接近尾聲。久戰不勝的美國軍隊已經變得歇斯底里,對著平民村莊和赤手空拳的百姓狂轟濫炸。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曾經這樣寫道:「像1972年佔據了世界上大多數報章頭版位置的照片──一個赤身裸體、剛被美國凝固汽油彈噴燒的南越兒童沿著公路跑向照相機。她張開雙臂,痛得放聲尖叫,在激起公眾對戰爭的反感方面,很可能比一百小時的電視廣播的暴行起作用得多。」初出茅廬的黄功吾,憑其機智和勇氣拍下了《火從天降》(Villagers Fleeing a Napalm Strike),這張照片令他獲得獲普立茲新聞攝影獎和荷蘭世界新聞攝影大獎。

黃功吾在一個訪問中,親述了1972 年 6 月 8 日現場的狀況:「在距離西貢40 公里的全邦(Trang Bang)一號公路綫,南越軍隊已經控制了三天,並且試圖衝破障礙打通前往西貢的道路。南越陸軍召喚美空軍支援,隨即兩架A-37 戰鬥機出現在空中,其中一架飛投下了 4 枚常規炸弹和4枚凝固汽油彈,炸彈並未擊中北越的占領地和路障,反而在南越難民聚集的寺廟邊炸開,難民奔跑着逃離那嚃。許多人都受了傷,我們忙着拍下悲慘的場面。一群小孩迎臉跑過來,其中一個女孩背部嚴重燒傷,她痛苦地喊着:『好燙!好燙!』。她的背部被凝固汽油彈燃燒物粘着,她脱去衣服,哭叫着狂奔。我發現她性命堪虞,於是攔下美軍的吉普車送她去醫療站。我不忍心看着她死,我在醫院敦促醫生給她治療,然後才回到美聯社,把膠卷送到上司手中。小女孩的身體75%的面積都燒傷了,達到三級燒傷,幸運的是她得救了,不幸的是她兩個親戚的孩子和眾多無辜的越南人都死於這場戰爭。」

1973 年1 月 27 日美國政府在多方壓力下,與越南簽署停戰協議,在30多年後,這張照片則成為越戰記憶的一部分。



在黑白照片背後,攝影師與被戰火洗禮的小女孩,因為戰火而彼此碰撞,照片被定格,歷史被凝留,他們的人生軌跡改變了,並建立了長達四十年的情誼。潘金淑就是那位小姑娘,當年她只有9歲。照片刊登後,她成了新聞攝影跟蹤的人物。成年後,她移居北美,被聯合國任命為和平大使奔走世界各地,兩人至今仍保持聯繫。

黃功吾覺得新聞攝影的環境變化了,並不是什麼壞事,數碼化後,新聞攝影師可以更迅捷地輸送圖片,對記者、媒體、讀者等所有人都百利而無一害,這只是工作模方式的改變,但攝影的基本原理和新聞職業操守始終如一。以照片記錄現場,報道真實發生的事,讓全世界知道真相,這是永遠不變的。

筆者從Youtube找到一段潘金淑等小孩遇襲的彩色片段,真實得讓人心裡抽搐痲痹!片段讓人聯想起1979年,Francis Ford Coppola導演的越戰電影《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現代啟示錄》改編自康拉德原著小說《黑暗之心》,是Francis Ford Coppola籌劃四年,耗資千萬的代表作之一,曾獲康城影展和奧斯卡等多項大獎。

《火從天降》http://www.youtube.com/watch?v=o3K_E_QKJIo&list=FLzGuczfZykotxBHeXYbaDIg&index=7&feature=plpp_video

《現代啟示錄》http://www.youtube.com/watch?v=Tt0xxAMTp8M

*我們將籌備 《War Photographer》記錄片及《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電影放映會及討論會,詳情有待公佈,敬請留意!

James Nachtwey/戰爭的目擊者

James Nachtwey/戰爭的目擊者 Blogger: Lai Yat Nam

今天要介紹一位當今世界最廣為人知,最受讚譽的攝影工作者,來自美國的戰地攝影師James Nachtwey。第一次認識他是從紀錄片 “The War Photographer James Nachtwey” ,佩服記錄片的主要創作人員,更被James 謙卑低調的人生觀及作品所震懾。他曾經對一切麻目,孤獨地走上戰場,從盧安達、科索沃到美國的911事件,他用自己的眼睛和鏡頭紀錄了二十世紀末,人類史上多場殘酷野蠻的戰爭。

作為戰地攝影師,James的平實與簡約超出世俗的想象。

白襯衫、牛仔褲加雙肩攝影包這就是他的全部裝備,沒有頭盔,也沒有防彈衣。他從不鑽進裝甲車之間,追求戲劇性的照片,他只是靜靜伏進戰壕,聽流彈從耳邊飛過,等待按動快門的時機。他不愛說話,也從不胡亂按下快門,當其他記者飛快地拍攝時,James往往只在等待,因為他還在等待準確的那一剎,按下快門就對了。James愛用佳能底片單鏡相機,搭配廣角變焦鏡頭,總是一台主機,再備一台副機,底片主要以彩色負片和Tri-X等黑白膠片為主。在複雜的光線下,他能迅速按經驗和心算確定曝光,使負片曝光精準,明暗獨到。各種誇張視角和獨特構圖,使信息量擴大,感染力增強。

James的攝影風格,成型於他對待人與事物的獨特觀點與方式。他在拍攝中安靜而緩慢,以敬意對待他人,以尊重接觸他人。用廣角鏡頭近距離拍攝,以此營造身臨其境並與環境互動的感覺,從而打破長焦段鏡頭產生的距離感和帶給觀看人的冷漠態度。這種透視效果截取並再現了真實的感受,使人深入領會拍攝者與被攝者的所處環境。

他從1984年起成為了《時代》雜誌的特約攝影師。最近James重訪了日本福島,為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一週年拍照。面對著影像中的殘垣斷壁,光影尤在,彷彿時間真正停留在照片中。

TIME LightBox Link

http://lightbox.time.com/2012/03/06/japan-one-year-later-photographs-by-james-nachtwey/#1

解放文學/BOY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